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活着》中福贵人物形象浅析

请输入课题关键词,搜索相关范文

文档下载

网盘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qM9kdOADsQ9XwAWmOUA5wQ

提取码: hhco


部分内容展示

余华是当代文坛上得到外国文学界瞩目的为数不多的中国作家之一。在余华三十余年的小说创作中,他写下了《世事如烟》、《现实一种》等中短篇小说集6部,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兄弟》、《第七天》五部。其作品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韩国等数十个国家出版。余华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等荣誉。2014年4月26日,在顺德北滘文化中心举行的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上,余华获得第十二届华语传媒大奖2013年度杰出作家大奖。授奖词中写道:“余华的写作,勇敢而不偏狭,幽默而不乏庄重。他的小说,不仅揭示现实,也创造一种现实,并通过不断重释小说与现实的复杂关系,续写今日的文学中国……余华用荒诞的方式,证明了荒诞依然是这个世界不可忽视的主体力量。”著名作家方方对南都记者说:“在当代文学中,余华是一个不可以被忽略的作家。他写过很多好作品,但一直被主流媒体所排斥。既不给评奖,也不转载,先锋派作家莫言、苏童都有这样的遭遇。但是他们的写作的确影响了更多范文
《活着》中福贵人物形象浅析
福贵年轻的时候,是典型的“垮掉一代”类的纨绔子弟。作为地主的儿子,他衣食无忧却不喜读诗书,教书先生说他朽木不可雕,后沉溺于妓院、赌坊,成为一个标准的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拒绝承担任何社会义务,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他本应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但他却经常流连于妓院和赌坊,每次从妓院回来经过老丈人的米行,都揪住妓女的头发,故意过去请安,向老丈人大声喊:“女婿给您请安了。”面对父亲对他的规劝,他的回答是:“爹,你他娘的算了吧。老子看在你把我弄出来的份上让让你,你他娘的就算了吧。雇工长根跟他一块成长,但福贵早先却从未将其当人,每天由长根背着去上学。妻子家珍身怀六甲,跑到赌坊去求福贵戒赌,但是福贵却对其当众羞辱。由于嗜赌如命、糜烂挥霍,福贵最终一夜之间由一个浪荡的地主少爷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底层农民。
苦难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缺乏生活资料所带来的物质苦难,一种是思想落后所体现的精神苦难。由于父辈的积累,徐家到福贵这一代时,已经成为当地的首富,衣食无忧,处处受人尊敬,但是福贵的精神世界明显是残缺的,他没有明显的是非观,缺乏基本的为人处事技巧,尊师重孝的传统伦理观念在他身上更是荡然无存。他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人生信条的指引下,从未将其他人当人。他将妓女、雇工当马骑,对妻子、父亲、丈人随意辱骂,对整个周围环境肆意破坏,而周围的人虽然表面上对他毕恭毕敬,尊他为“少爷”,背地里却挖空心思地算计他,直至他倾家荡产,父亲被活活气死。肆意挥霍、糜烂颓废的生活使得原本丰厚的家族产业没多久就落入他人之手,福贵开始了他苦难的历程。


  • 添加微信,提供课题关键词,帮你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