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论文写作 >

选错专业,大学四年到写毕业论文都在自救

 
几天前,豆瓣“大学后悔学会计”小组成员,突破一万名。
 
自今年9月8日创建以来,“大学后悔学会计”在三个月内疯狂吸粉,成为同类小组里人数最多的一个。
 
排在后面的友邻,分别是“大学后悔学法学”、“大学后悔学新传”小组。此外,小语种、计算机、数学等等专业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小组社区中。
 
“在两千人的时候就想跑路了。”面对破万的成员数,“大学后悔学会计”小组创办者严大人直言——很焦虑。
 
 
 

来源:微信公号 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

作者:小新同学

版权说明:本公号转载文章旨在学习交流,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敬请后台联络我们,议定合作或删除,我们将第一时间按版权法规定妥善处理,非常感谢!

 
 
 
焦虑的大多数
 
起初,严大人只是想用小组为自己压力的创建一个情绪出口,没想到,感同身受的人蜂拥而至,并且直接刺激了其他友情小组在豆瓣诞生。
 
提起对专业的后悔,这代年轻人可有得跟你唠。#读大学千万不要选什么专业#、#后悔专业#已经为各个社交平台创造了无数的话题热度。
 
在话题里,你的经历永远不会落单,“我也一样!”,成为局内人互相怜悯的必备话术;强烈的情绪裹挟着看客,花式劝退,意外成为了这些话题的附加功能。
 
 
从会计专业毕业后,严大人已经在对口的会计岗位上工作了一年。直面就业的现实,她才回想起,象牙塔里对“考试难”“水分大”的种种抱怨,只是后悔情绪的一个小小剧透。
 
每个话题下,都有许多个像严大人一样的“打工人”,他们共同分享工作带给他们的失望——渺茫的前景、机械的日常、尴尬的待遇……
 
经过专业学习加对口就业的深度体验,就业者的后悔是最有说服力的。
 
中国教育报道研究发现,近年来应届毕业生的专业对口率呈现持续下降趋势。
 
2018年有39.2%的已签约应届毕业生表示签约岗位与在校学习专业并不对口,学科专业对就业岗位的影响在持续减少。
 
但对口,不一定意味着幸福。每一个激情参与后悔话题讨论的就业者,都是鲜活的例子。
 
大学后悔学会计小组的“打工人吐槽”话题分区下,人们在叹惋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我的工作就是每个月开两三百张发票,吐了……”豆瓣用户喵在分享自己会计从业三年的感受时用“生理性恶心”表述,她觉得自己的工作“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能做”。
 
组长严大人对自己的岗位也有类似的感觉,“可能聪明的话,高中毕业也能做得来”。
 
实践为所有知识积累创造无数幻灭的瞬间——会计发现,只要是人为的标准,一切都“可以商量”;土木工程发现,建造理想要先从工地水泥做起……
 
就业后,面对养活自己与诗和远方不可调和的矛盾,很少人能有勇气重新来过。
 

“黑人、大楼、白纸”,也成了前辈对后辈的标准态度——大家快逃
 
另一边,读书人的忧愁,并不亚于打工人。
 
《中国大学生成长白皮书》调研发现,“学业”已成为当代大学生十大困惑之首,它具体包括专业课、考研、成绩、挂科、考试、四六级等。
 
“我不知道学习专业的意义在哪里?”一直都是各个豆瓣小组里的常青话题,虽然话题参与者从高中生横跨博士后,但迷茫的集中发作人群,还是大学学子——
 
他们前方是以“死”相劝(累死、穷死、委屈死)的就业者,眼前是学不进的课堂或者不尽人意的成绩单,身边是“人传人”的考公考研考证潮,学生们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大三学生嚣张在“大学后悔学会计”小组里发帖,表示自己的现状很迷茫。
 
嚣张原本已经下定决心要考研,却在当被同学问起考研的原因开始摇摆不定,“因为大家都在考而我不想被落下。”
 
嚣张担心自己会因为没有足够坚定的理由坚持不下去,浪费备考的时间与精力。
 
而在友情小组“大学后悔学法学专业”里,又有另外一道景象。
 
刚刚过去不久的法考成为焦虑的热门话题,法学学子们不安地等待着成绩发布,他们中不少是第二次参加法考的“二战”学子。
 
更现实的是,许多人并没有像嚣张一样愿意大胆开麦,听听过来人的意见;也没有一个宽容的讨论环境,来释放备考的不安,而是靠自己在迷茫里打转,一直走到了大学的尽头。
 
回头后悔的时刻,他们才想起来在社交网络里振聋发聩,并且在豆瓣小组里找到了同样愤怒的回声。
 
这些苦水,也让迷茫变相成为了外界对大学生贴上的标签。
 
 
后悔在生长
 
 

回顾从专业到就业的整个过程,总是会产生遗憾的人。

 

如果您为这种集体遗憾划定时间表,志愿服务将永远是“噩梦”的开始。

 

在对698名大学生和白领的调查中,有69%的人说,当他们报告志愿者时,他们不了解专业的学习内容,职业方向和排名。

 

在自愿报告季节,最重要的是各个机构的专业红黑名单。“最有价值”,“最有潜力”,“最糟糕”,“最坑” ...随着时代的发展,各个专业在排名中不断流传。

 
绿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小,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高的专业,为需求增长型专业。红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cr 麦可思研究)
 
 

在各种前缀后面是直接由诸如学习难度,就业状况和市场前景等指标量化的专业含金量。最后,古老的俗语“尊重个人利益和品格”被用作名单的地方。

 

事实证明,这些美丽之处全都是面对现实的划痕-如果再有一个人倾听他们的兴趣,世界上可能会有一个不那么专业的遗憾群体。

 

对于某些学生来说,根本没有“志愿者”。

 

尽管成功在于人,但就自愿报告此事而言,“人”不是学生本人,而是父母,老师,甚至是七个阿姨和八个阿姨。面对童话和现实,大多数成年人都会为孩子选择现实。

 

小黄是一名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高年级学生,他在高三之前记得自己曾写过他的志愿母亲的句子“那里有人力资源工作”,他半信半疑。

 

但是当她真正站在秋天的招聘十字路口时,看到了就业的现实,她不得不承认仍然有很多专业的就业机会。

 

面对这样的结果,小黄并没有感到太多遗憾,但仍然有些遗憾:“我觉得自己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电视剧《小欢喜》里,英子同样面对兴趣与父母意愿的冲突(cr 豆瓣)
 
 

父母不愿让孩子听他们的兴趣,也因为学生们自己没有一个好主意。

 

许多年来,大多数学生都摆脱了作为问题作者的地位。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也不知道接下来适合什么。他们最多只能谈论高中科目的优缺点。

 

与得分较高的候选人不同,没有分数选择且入学分数较低的学生只能仔细计算每个分数,并确保进入学校是第一要务。

 

调查显示只有16%的人说他们有明确的目标专业;58%的人承认,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的分数选择了最好的学校。

 

高中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发展,而大学教育的目标是就业。高等教育的强烈目的使学生,父母和社会无意识地将就业与专业联系起来。

 

接下来的情节是-这些学生冲向看似遥远的就业目标,他们没有准备好将书包搬进大学校园,而后悔在大学教室里悄悄地酝酿。

 

在您爱上您的专业之前,您必须首先接受和认可-接受专业身份并承认内部化的专业价值观需要积极的实践。

 

为了与专业保持和谐,甚至有些学生不喜欢该专业,希望通过强迫自己学习来达到爱上该专业的“斯蒂格莫尔”效果。

 

但是,大学专业学科的疑难杂症正在扰乱这种局面。

 

在DT Finance and Economics讨论和研究的网民中,最令人遗憾的20个专业中,有一次“特殊场合”,医学和工程学飞在一起,心理学与文学相同:

 

 
 
 
极度偏理或者偏文的专业,风评都稍显尴尬。有的学生苦学四年才发觉,这些专业会因为缺乏“对家”硬核思维的学习,走进知识应用的死胡同。
 
那些为逃避高数而投身文科专业的学子们,对此最有发言权。
 
 
 

实践和理论学科也不乐观。“只要选好专业,我就会在年底获得高考。” “我每周会死九次考试。”

 

只要困难的话摆在最前列,最后一个赛季就可能成为这些专业人士遭受的最沉重打击。

 

此外,“杂项”专业也已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尽管课程的数量与所接触的知识的范围成正比,但这些专业的学习过于简单是正常的。

 

一种技能是最长的,而精英职位则保留给那些愿意“发挥作用”或可以充分发挥其在学科领域优势的人,即使他们的总成绩可能并不出色。

 

列表中的计算机,新闻和中文都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这种情况。除这些之外,经济学,电子工程,工商管理,国际经济贸易,人文地理以及城乡规划也涵盖在内。所有领域都被归类为杂项研究。

 

如果那些在到期日结束时依靠自己的“努力”的学生勉强说服自己继续学习,那么那些经常未能学习的学生将不得不根据他们的成绩自动评估他们的成绩。挫败感“与专业相伴而生”。

 

我不太了解技能,无奈积压,遗憾终于在就业中爆发了。

 
 
奋力自救
 
 

幸运的是,希望仍在解雇小组中。在“努力拯救自己”的主题区域中,您可以看到困惑的人们试图找到明确的目标并互相救赎。

 

这条令人遗憾的生产线从未只有一个出口。

 

象牙塔中的学生在生活中使用的是第二专业选择和跨大学入学考试,即“寻求建议”和“寻求指导”。他们愿意相信别人的话,并愿意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勇敢的受雇人员将转行,创业,跳出996与不公平的圈子,并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总是公义并愿意犹豫的人正在努力选择他们从未选择过的答案。“如果您不尝试,怎么知道您是否会放弃?”一个团队成员回答。

 

其他人开始回顾和反省这种re悔的状态,发现他们似乎并没有真正做出任何努力,并且已经首先承认了律师。他们准备下定决心,再次出发。

 

豆瓣网友吉冈双叶真诚地分享了他在盘问心理学方面的经验。这篇文章并没有过多地提及他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伤,他提到了经验,执着和稳定的干货。在下面的评论中,流浪的大三学生听老人的意见。

 

在“大学对学习新传记感到遗憾”小组中,主持人Jikyo(“离开辛传记,我更好”)在自助之后分享了他的新生活。“虽然每天阅读文学作品都不容易,但是我的心态确实比大学生要好。时间太多了。”

 

小组中会有新的遗憾,但有人会找到一种离开的方法。

 
 
参考资料

[1]尚秀丽,尚远宏,田金凤.高中与大学的教育差异性[J].科教文汇(下旬刊)

[2]李忠辉,王恩元,赵恩来,刘晓斐,王亮,程健维,Yi Luo,Hua Jiang.提高大学生专业认同感研究及其对国内大学的启示——以西弗吉尼亚大学(WVU)Mining Engineering为例[J].高教学刊

[3]杨宏,龙喆.大学生专业认同的内涵研究[J].中国电力教育

[4]汤智.高校专业和课程设置依据的哲学思考[J].现代教育科学

[5]本科十大“学得杂 学不精”专业盘点.新浪教育

[6]五大因素影响高考志愿 72%的人想重新选择专业.iPIN

[7]《中国大学生成长白皮书》:95.7%大学生存在迷茫和困惑.腾讯教育

[8]选错专业,考上985都让人累觉不爱.DT财经

[9]《2020年就业蓝皮书》.麦可思研究

 

 

 

  • 添加微信,提供课题关键词,帮你找

猜你喜欢